欧盟经济:痛苦的循环
分类:国际军事 热度:

欧盟经济:痛苦的循环

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总部旧址前的欧元标志。

   从宏观层面看,部分成员国并未在削减财政赤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,高企的债务率迫使其继续紧缩财政政策,使得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承受压力,只能压缩信贷规模。但是,信贷规模的下降又反过来抑制了投资需求。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,影响了欧盟经济复苏。

  文/杨成玉

  欧债危机以来,欧盟多国经济一直困顿不前,时常稍有前进又退后几步,反复其间,近来更是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新迹象:

  经济增长乏力,对外贸易、对外投资、吸引外资的“三套车”难以前行,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削减债务与提升通货膨胀率的“二元悖论”,银行与股票市场陷入风险状态,科技创新落后于诸多国家,英国“脱欧”可能从多方面冲击欧盟经济……

  增长乏力

  2016年,欧盟和欧元区经济分别同比增长1.9%和1.8%,但增速略有回落。

  在欧盟内部,各个成员国的发展阶段、发展要素和经济结构皆有不同,这让欧盟面临巨大的内部治理压力。单靠统一的财政和货币政策,并不能彻底解决欧盟成员国的经济困境。

  2016年,在欧盟内部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依次为德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荷兰和比利时。然而,除了西班牙实现2.3%、荷兰实现2.1%的经济增速,其他5国增速都低于2%,意大利和法国更是分别以0.8%和0.7%的同比增速,拖累整个欧元区。

  欧盟经济增长表现欠佳,主要原因便是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。欧债危机以来,欧元区经济增速一直低于欧盟整体水平。欧盟经济能否持续稳健复苏,欧元区未来的增长动能将起决定性作用。

  拉不动的“三驾马车”

  对外贸易、对外投资、吸引外资,这是拉动欧盟经济的“三驾马车”。然而,由于欧盟经济增长不可持续风险加大,这“三驾马车”的动力已显不足。

  作为国际分工和资源流动的主要形式,对外贸易规模的变动是衡量欧盟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之一。欧盟可借助对外贸易参与国际分工,推动自身资源在区域内外流动。然而,随着全球需求下滑,近年来欧盟整体外贸形势恶化,这抑制了对外贸易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。

  此外,观察欧盟整体进口与出口总值之间的差额,可以发现欧盟的内部贸易份额正在提升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欧盟也难以摆脱贸易保护思维,其参与国际分工的积极性有所降低。

  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,参与国际投资活动的欧盟资金的世界占比从2008年的49.4%下滑至2015年的37.3%,其投资额也日趋紧缩。2015年,欧盟对外直接投资增速曾达2.74%,创下近年来最高,但是其存量规模未能回到2013年的水平。

  在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方面,欧盟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正在下降。2015年欧盟吸引投资存量为6.83万亿欧元,相对2014年下降3.9%。从2008年到2015年,欧盟吸收外商直接投资的世界占比从43.24%下降到了31.11%。

  近年来,由于债务压力,欧元区国家不得不实行紧缩的消费政策。加上原有的“三驾马车”已不堪重负,欧盟经济增长势头被严重阻碍,可能将长期处于较低增长区间。

  英国“脱欧”藏风险

  6月19日,英国“脱欧”程序正式启动。英国要求独立发展经济,制定更加灵活的贸易政策和货币政策,其诉求让整个欧盟为之震动。

  现在,英国在欧盟内部贸易中举足轻重;未来,英国可能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,这将对英欧贸易产生负面影响。至于影响力几何,则取决于英欧未来经贸协议谈判的结果,这是英国脱欧谈判的重点,包括关税、产品标准及争端解决机制等。

  “二元悖论”

  由于长期的通货紧缩,欧洲中央银行从2015年开始启动量化宽松政策,其核心目的是通过各国央行购债释放流动性,以激发市场活力、改善通胀水平。欧洲中央银行将目标通胀率锁定在2%。

  量化宽松政策通常溢出于通货膨胀、债务和金融市场。

  借由“公共部门购买计划”等方式,欧洲中央银行已累积购债约1.22万亿欧元。以2015年物价水平为基准,2016年欧盟“消费物价指数”增长0.8%,量化宽松政策效应显现,但离2%的通胀目标仍相去甚远。由于单轮购债效应将随时间推进而减弱,因此需要不断持续购债,而量化宽松是借由购债实现,因此购债的持续性是关键。但是,欧盟购债规模从2017年起开始明显减弱,量化宽松效应正在弱化,其影响力和持续性已呈现不足势头。

上一篇:美国真的会离开吗 下一篇:三个失业青年的悲欢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